微风徐徐吹来,东沙他不断的呈现出迷人且多样的特色,吸引著岛上的过客

正在改变的东沙

暌违一年,真不晓得还有机会可以来到东沙,搭乘空军C130军机,一群人浩浩荡荡来到东沙岛,这一次不若上次新鲜,反而多了一份踏实感,逐年的开发与保育计画即将从现在开始,记得上次高雄市政府做的资源保育及离岛建设计画,订定了东沙未来12年的发展期程,而我们的到来正是第一个四年计画的开始,全岛景观与生活据点改造是我们此行的重点,然而我却想多看看这个岛与当初不一样的地方,到底是什么让他变了,我拿着相机到处捕捉蛛丝马迹,发现东沙正慢慢显现它的表情。

从中央来的长官口中得知,东沙真的要动起来了,只不过高雄市政府当初花了两千万,应该多少也具执行价值吧?虽然当初报告书仅在确认东沙岛的规划方向,但是整个架构与资源探讨仍应有一定程度的参考价值,重做一次规划虽可以重新厘清方向,但为避免无谓之资源浪费,依笔者浅见,若规划方向已定为国家公园,则国家公园之相关规划与设计即应尽快落实,该有的配套与管理措施也应尽早决定,莫在会议桌上又吵上几个年度,这对东沙的未来不会太好。农委会副主委戴振耀表示:东沙有他的独特风貌,任何动作都必须小心谨慎处理。话中带着东沙未来将会有大动作,但也需步步为营小心应对为是。

来到岛上,印入眼帘的是熟悉又不太一样的感觉,没来过的人抢著拍照,同样的地点、同样的影像。只是建筑物两天内全部变成白色的,与白沙绿地相互呼应,感觉有异国的协调。岛上还有了高雄市政府赠送的公共汽车,设立了公共汽车站牌,绕行岛上重要据点,岛上官兵积极的力行全岛绿美化,每个中队都有中庭的配置,岛上公共空间也配有官兵制作的海豚地景雕塑品与中央公园,虽然不是专业的手法,但是看出他们的用心,重要道路采取车辙道的设计,只是太过炎热,官兵土法炼钢的车辙道未留设伸缩缝,导致多数龟裂,收头设计也不是很好,算是创意中的遗珠之憾;沙画教室与小吃部则越具规模,许多官兵的体建设施也已辟设出来,生活机能正逐渐完备,但是水质不佳与电力不稳仍是岛上的隐忧,也是未来亟待改善之地方,未来若开放观光,总量控管,举凡垃圾量、饮用水量、废弃物、电力与住宿等都是考量重点,若搭配油轮观光,可能是一个好方法。
  
目前岛上甚受关注的码头案,较被接受的是离岸码头的配置,一个巨型的半弦月码头平台大剌剌的配置在珊瑚海床上,究竟是较好的设计,还是大学者们的实验场,恐怕还是没有定论。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消波块的弃置一定是最差的决策,岛上官兵于一年前把围绕在沙滩周围的刺丝网拿掉,原本是为了不阻碍海龟上岸产卵,却意外的发现,沿海草海桐与林投仿佛如脱了僵的野马,努力的往沙滩侵入,根深蒂固的抓地力狠狠的固定着宝贵的细沙,而消波块却无法让其重压底下的沙子保持,纷纷流失,究竟是自然的比较好还是人工的保护较好已无庸置疑。

未来,若岛上仍不免俗套配置消波块,笔者大胆建议采用地工沙袋全面取代消波块,此一技术可抗拒约略两到三米的波浪冲击,以东沙岛的海浪程度,据估约在两米以内,如此一来不但兼顾安全且也让岛上的景观不致中断破碎。接着,我们搭著南巡局制作的玻璃船出海,看到海底的景观实在让我惊讶,原本认为海底会有甚大的落差,没想到几乎都是平坦的沙床与礁岩相间的地形,连绵广达一千公尺都仅有2~5米的深度,其间夹杂着许\多海草床与多种热带鱼群,让人大呼过瘾,我想这就是观光的意涵,只看却不干扰!

三天两夜的观察让我印证了东沙的改变,更加知道如何面对东沙的未来变迁。夜里恰巧碰到月圆时刻,身影被月光拖得长长的,与几位好友坐在海滩上,一个晚上钓进不少大鱼,收获颇丰;白天热浪逼人,连鹭丝也忍不住躲到树荫底下乘凉,傍晚的海边许多翻石鹬在沙滩边跳动觅食。微风徐徐吹来,东沙他不断的呈现出迷人且多样的特色,吸引著岛上的过客。

All rights reserved CoForest